915、谁能说清楚

    警察道:“我看出来了,这件事情有些不太好办,死者的妻子好像不太接受现实,尽快做好死者家属的心理工作,这种事闹大了没意思。”

    刘春花道:“有了这张证明,我们也好做工作了。”

    刘春花是想,现在公安已经出具了证明,史全霞应该无话可说了。

    可史全霞的态度仍然很坚决,只看了一眼尸检证明,冷冷道:“你们全都是串通一气,想隐瞒我丈夫死亡的真相。”

    刘春花对史全霞有些失去耐性了:“警方的尸检证明不会假。”

    史全霞道:“你想说什么?”

    刘春花耐着性子道:“钱书记的死因已经查清楚了,我看你老让他的尸体放在停尸房内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人都讲究个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是不是先把钱书记火花入土再说?”

    史全霞道:“你什么意思?我丈夫的死因还没查明白,你就想把他给火化了,是不是想毁灭证据?我算看出来了,你跟害死我丈夫的人是一伙的。”

    刘春花真是哭笑不得:“是区里让我过来处理他的身后事,我能够体谅到你现在的心情,可人既然已经死了,咱们就应该接受现实,理智对待这件事,没有人害他,你千万不要走极端,这样的方式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对钱书记的影响也不好。”

    史全霞道:“我丈夫都死了还在乎什么影响?区里不是不管吗?好,我这就走,我去国务院要说法去!”

    看出这女人也不是善类,真能豁出去闹开来,区里给他的任务就是要平息这件事,尽量稳定死者家属的情绪,不要让这件事造成恶劣的影响。

    刘春花道:“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提,我再向区里反映。”

    史全霞没理,走到她面前厉声道:“你让开,我不跟你谈!”

    这时外面传来争吵声,却是王毅和两名记者发生了纠纷,那两名记者正围着驻京办门前的花圈拍照片,王毅看出情况有点儿不太对,赶紧过来制止。双方言语不合,自然就发生了冲突。

    史全霞道:“晚报的记者,都是我请来的,我要把你们的事情全部向社会公布。”

    刘春花的容忍度也是有限的,她冷冷道:“史经理,你一意孤行,非得要挑起事端,这样做对浦和没有好处,对你自己也没有好处。”

    史全霞道:“威胁我?我不怕,我史全霞行得正坐得直,我不怕你们,我丈夫一向都很开朗,他不会自杀,你们不帮我查,我自己查,谁在社会上没有几个朋友?”

    刘春花道:“史全霞,我不怕告诉你,钱安全自杀是有原因的,市里已经掌握了他贪污违纪的证据,只是没有公开对外宣布,如果他没有自杀,现在已经被双规了,我不知道你对他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不清楚?”

    史全霞瞪圆了眼睛,她忽然歇斯底里的叫了一声,张开双手就像扑了上去,早有提防,很灵活的闪到了一旁,史全霞扑了个空,身体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她大声哭泣道:

    “畜生啊!我男人已经死了,你还要往他的身上抹黑,你们是不是人啊!”

    刘春花看到史全霞这般情景,心中也有些怜悯,看来她十有八啊九并不知道钱安全贪污的事情,道:“史全霞,你别闹了,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如果你不信,回头我把关于他违纪的一些资料给你看。”

    刘春花说完就走了,这种女人属于泼妇类型的,不想跟她纠缠,来到大门前,看到王毅带领几名工作人员把两名记者给围起来了,正在那里理论。

    记者道:“我们有采访新闻的自由,你们凭什么干涉我们?”

    刘春花道:“我说你们没事儿跑到我们软环境监督办公室门口拍什么?谁给你们提供的线索?”

    两名记者看出他像是一个带头的,都看着他。

    刘春花道:“你们想拍就拍个够,我现在把话撂在这里,谁敢胡乱写稿子,我跟你们没完,省里晚报记者乱写文章被免职的事情你们可能也听说了,浦和对于损坏浦和形象的人,那是绝不手软。”

    两名记者被唬住了,就在这时,一辆黑色车在软环境监督办公室的门前停下,车上下来了一男,抬头一看,居然是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普安报社的老总。

    那两个记者后来被老总教训的赶紧逃跑了,回去知道如果不处理好,饭碗都没有了,这个副部长是秦书凯打电话请来的。

    第二天,刘春花来看史全霞的时候,史全霞红着眼睛问道:“刘书记,你昨天跟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她指的是钱安全贪污的事情。

    刘春花道:“是!”

    史全霞道:“可我们家老钱不是这种人……”

    刘春花没说太多,这件事看来是区里搞复杂了,他们应该把钱安全贪污的事情尽早告诉史全霞,史全霞明白原因之后就不会折腾出那么多的事情,其实区里也是有着很多考虑的,钱安全贪污,他们对史全霞也产生了怀疑,没有人会相信史全霞对自己丈夫贪污的事情一无所知,可事实上钱安全伪装的确很好,史全霞到现在都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个两袖清风的官员。

    本来并不想提起钱安全贪污的事情,是史全霞闹得太过分,所以忍不住还是把这件事说了出来,不过说出来也有好处,史全霞一直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寻短见,现在给出了一个合理的理由,至于具体的解释工作还是交给纪委其他的人去做。

    钱安全的事情很快就解决了,火化那天,钱安全的儿子钱家强出现了,因为上次事情的教训所以都是他母亲出面解决一些场面上的问题,现在他心里必定也知道问题的关键,钱家强也不敢闹了。

    再说,玉佩的事情,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姜老板的想象,就在跟常文怡通话后的第二天,姜老板安置在温州花园的小老婆那里出事了。

    姜老板的小老婆名叫董文娟,原本是街上一家服装店卖衣服的销售员,因为长的还算是不错,被姜老板看中包养,董文娟的肚子也争气,头一年就给姜老板生了个大胖儿子,从此以后就母以子贵被姜老板包养起来。

    现在这年头,说起来改革开放了,男女平等,生男生女都一样,其实不然,在很多人的头脑中根深蒂固的还存在重男轻女的观念,总觉的闺女长大了是人家的人,儿子才是自己家里传宗接代的正主,姜老板的大老婆生了个闺女,尽管闺女长的好,人也聪明,学习成绩也很好,可姜老板心里还是感觉有遗憾,现在正好董文娟帮他生了个儿子后,把这个遗憾给填平了,他心里别提多满意了。

    为了给小老婆和私生子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姜老板这些年做生意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了小老婆和私生子这边,这对母子吃住都是高档的,出门开个宝马车,儿子要是喜欢哪样东西,姜老板恨不得立即就把东西弄到手,一个男人两个家庭的日子倒也过的比较融洽。

    就在姜老板最近忙着出手手里一批新出土的货物时,小老婆带着儿子一个人在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那天清晨一大早,小老婆和儿子正在家里吃早饭,听到门口有人敲门。

    小老婆于是冲着门口喊了一句,谁呀?

    门口有人回答说,抄煤气的。

    小老婆有些不高兴的咕哝了一句,一大早的,抄什么煤气?

    尽管不乐意,小老婆还是把门给打开了,没想到一开门立即从门外闯进来几个彪形大汉,径直往屋里闯去。

    小老婆吓的赶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

    彪形大汉中有个身上描龙画虎的青年男子,看起来好像是这帮人的头目,他走过餐厅的时候,伸手在姜老板的儿子小脸上用力的揪了一下,小男孩立即被疼痛的哭了起来。

    小老婆见状扑过去把儿子搂在怀里,一脸惊恐的模样问道,大白天的,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到我家来想要干什么?

    没有人回答董文娟的问题,几人在家里翻箱倒柜了一番后,可能是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东西,于是一个个都回到客厅,年轻的小头目悠哉悠哉的神情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冲着董文娟说,你马上给你男人打电话,让他现在就回来。

    董文娟听了这话,头脑中立即闪过一个念头,难不成这些人是姜老板的仇人?这次是上门寻仇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打电话给孩子他爸,让他立即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瞧着眼前这帮人都不是什么善茬,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见董文娟迟疑着没有任何动作,小头目冲着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于是手下站到董文娟面前说,我们老大让你打电话呢,你听到没有?赶紧的,把你的手机拿出来,打电话通知你老公,立即回来。

    董文娟毕竟是个女人,见几个年轻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盯着自己,心里慌的不得了,偏偏这时候,孩子也被吓的不轻,控制不住的不停哭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915》,方便以后阅读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915、谁能说清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915并对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915、谁能说清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915。
亿万先生mr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