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不,这不是真的!

    “不,这不是真的!”王君的眼中划过一丝痛苦之色,当往事如潮水般涌上心头,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很痛,曾经做的那些事情像是一道道锋利的刀刃,每一刀都给自己的心划上一刀深深的疤痕。他不想回忆,也不敢回忆,这些藏在他心里阴暗的角落里的东西,他只想在自己死后带入坟墓。

    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再次面对这些。他知道,自己当时犯的那些错误,全是凭这个人好恶,年轻气盛的冲动之下烦了无数的过错,只是往事都流过,就连吕萍也在他的生命中消失了。原因很简单,当了她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后,那是无以言说的失望。

    “我真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你可是一声啊,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你怎么能这么做!”转身,留给王君记忆里的是一个失落的背影,自那没多久,吕萍就走了,而王君也因此被解雇。

    “这不是真的!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你到底是谁!”仿佛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王君嘶吼的有些歇斯底里。他开始不断的往后退,双眼不再是一片浑浊,有了片刻的清明。

    就是这空档,他终于看清了面前那个人的脸。“是你!”王君的心没来由的一惊,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样子,一股深入骨髓的寒冷从脚底一直蔓延向上,他的整个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他,快远离这个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你有什么好。”王君始终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招惹的这个人,他的印象里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原来,王主任已经忘记了吗。”对面的声音轻飘飘飞进了王君的耳朵里,让他整个人猛的一愣。

    “看来是的确忘记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对面的人眼中寒芒一闪,整个人的气势突然间变得狰狞起来,那一瞬间的凌厉让王君感觉自己仿佛是在面对着一个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恶魔。

    “你记忆里的老太太,你还记得吧。”那声音响起,却让王君心中咯噔一声,他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让自己回忆起这些,原来是与这件事有些联系,心中不免咯噔一声,有些迟疑的艰难问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良久,一声沉闷的回答从对方口中传来:“她是我母亲。”

    这回答仿佛是平地一声惊雷,王君顿时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不由得失声问道:“不可能,我记得当时那老太太的孩子就已经三十大多了,而且她只有那一个孩子,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说到这王君心中的悔恨越来越多,如果不是自己当时年轻气盛一时被猪油蒙了心做了如此不堪的事情,自己也不至于落得今天如此的下场。难不成,自己今天要被交代在这里了吗。

    一股无力的感觉油然而生,王君现在连一点动的力气都没有,又怎么能反抗的动,还不是任人宰割。想到这,一声轻叹,他索性放弃了抵抗,不再说话也不再辩护,他知道仇恨是什么样的力量,即使自己说的再多,都不会让死人复活,也更不能消除对方的必杀之心。

    “既然没什么可说,也好,我给你一个痛快。”对方也看出了王君的求死之心,更是看到了那深藏在恐惧之后的一丝解脱,心中不由的有些烦闷。也不多说,直接一抬腿,拔出藏在裤管里的匕首,朝着王君走来。

    “可是杀了我,真的能消减你的痛苦吗?”王君挣扎着问道,此时此刻他已经不在乎生死了,但是却不想让对方如此轻易的好过。于是抬起头与对方四目相对,语气渐渐变得强硬起来。“杀了我,死去的人依然不会复生,你也依然不会看到她的模样。”

    “废话真多,去死吧。”对方显然不愿多回答,匕首上的莹莹乌光一闪,朝着王君的脖子一抹而下。

    叮!

    一声脆响,仿佛是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和金属撞在了一起,世界陷入了长长的寂静,一切都好像是做梦一样。王君这样想着,睁开了眼,却发现自己让人坐在那里,而那个想收割了自己性命的人此刻却距离自己三米开外,他的匕首上没有一丝血迹,他失手了?可是怎么可能?!

    视线所及之处,王君看到了另一个人,王木,此刻他的手中正握着一块石头,那石头竟也泛出淡淡的幽青色光芒,摄人心魄,仿佛让人一看就觉得心烦意乱一般,很是奇异。

    “王木,不要管我的事,现在离开。”那声音的主人已经开始愤怒了,那语气不容置疑。

    王木也有些迟疑,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对方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但是人在眼前,他又忍不住去救,“云墨,收手吧,不管有什么因果,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咱们还要从这逃出去呢。”

    眼前之人,正是云墨,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将这些人聚在了一起,就连王木都没有猜透,毕竟当年的事情王木根本不知道,他也只是隐隐约约感觉现在的云墨有些不对劲,却不知道究竟问题出在了哪里,于是心中暗自警觉,果然,在看到云墨再一次默默离去时,他跟了上来,顺道,还带着朵儿。

    “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云墨虽然对王木的出现早有提防,却没有料到朵儿也会跟来,他不想让朵儿看到自己血腥的一面,但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有要将王君置于死地的理由。

    “如果你拦我,我连你一起收拾。”云墨一改往日的淡然与和睦,语气凌厉不容置疑。

    “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杀了他。”朵儿虽然害怕,但还是问了一句,他不希望自己的哥哥双手沾满血腥,那是一辈子都洗不掉的,在她的心里,自己的哥哥永远是那个如神灵般可以一直守护自己的人。

    “朵儿,”云墨的目光再看向自己的妹妹时变得柔软,他可以与全世界为敌,却唯独放不下自己的妹妹,即使他们不是亲生兄妹。“是他,害死了院长,我今天就要将他绳之以法,慰藉院长妈妈的在天之灵。”

    “哥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朵儿的眉头微蹙,她不明白自己的哥哥为什么会这么想。“收手吧哥哥,别这么做,他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一定是记错了。”

    但此刻的云墨显然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径直走向倒在地上的王君,抬手刺去。眼见如此王木再次抬起了手,他不能见死不救,而且是事情的经过还没有说清楚,无论是非功过,他都不能让王君就这样死去。

    “哥哥!”一声刺耳的女音从朵儿空中传出,音调之高让王木的耳膜都微微刺痛,“可是院长妈妈,不是你推下楼的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现世阴阳谱306》,方便以后阅读现世阴阳谱第三百零六章 不,这不是真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现世阴阳谱306并对现世阴阳谱第三百零六章 不,这不是真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现世阴阳谱306。
亿万先生mr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