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珺琪往事五二——感情折磨人

    从建筑工地传来施工的声音。已经是秋天了,夜风吹来有点凉。

    齐正哲追上来拦在我前面,“琪琪,你把话说清楚。我和你做什么生意?”

    “和我前面说你阴险是一个意思。你接送我七年只不过是你的一笔生意,一笔失败的生意,没有任何情感可言。”我有点心酸。

    “是这个意思吗?郝珺琪,你是这么理解我的吗?一笔生意失败会让我在床上躺三天?一笔生意失败会让我茶不思饭不想?一笔生意失败会持续影响我两个半月的心情?”齐正哲情绪激动起来。

    “那你说是什么?我跟你说了我的过往,是基于我对你的信任。我还跟你说了,我虽没有喊你一声哥,可在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哥了,和亲哥哥没有两样,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我也来了情绪。

    在人行道上走的人往我们这边看。人行道坑坑洼洼的,因为建筑的缘故。

    “对不起,琪琪,对不起,”齐正哲把我的双手握在他的大手里,“是我错了。”

    “我第一次给你买礼物你瞧都不瞧一眼,亏我在车上还兴奋地想象你会怎么激动。”

    “对不起。”

    “不能做你的女朋友,就连妹妹都不能做?”

    “不是这个意思,琪琪,”齐正哲把我拥在怀里,“真不是这个意思。是我错了。你可知道,我完全不能接受你的过往。因为,这么多年了,你每一天都在我的心里都在我的梦里。”

    “你是我的梦想,你是我的动力,”齐正哲接着说,“你还是我的快乐,可这一切因为你的过往而消失的无影无踪,你叫我怎么能一下子接受?”

    “躺在床上三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件事,想以后我们该怎么相处,以什么样的方式相处,我觉得我想好了,想通了,可是,事实上我根本没有想好,也根本想不通。这种事情叫谁能一下子想通?”齐正哲接着说,“对我来说,你好似有一股魔力,强烈地吸引我的注意力。”

    “魔力?”我从齐正哲的怀里挣脱出来。好似这个词也有人对我用过。是谁?

    “是,是魔力,确实是魔力。琪琪,你可能不知道,那不只是男女之间的一种吸引,远远超过那种吸引,让人欲罢不能。”

    “欲罢不能?哥你也太夸张了。”

    “什么?哥?你叫我哥吗?”齐正哲激动地抓住我的手臂。

    “是啊,你不是我哥吗?刚刚我不说了吗,你跟我亲哥哥一样。”

    “可你说过,你的哥只有一个。你不会叫我一声哥的。”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齐正哲竟然牢牢地记在心里。我着实有点诧异。

    我很感动地说:“那个时候,在我生命里只有郑启航才是我哥,我当然不会喊你哥。可这么多年,你无微不至地关心我,所作所为连亲哥哥都不一定能做到,我怎么能不认你这个哥呢?我要不认你为哥,会买礼物给你吗?”

    “你给我买了什么礼物?”齐正哲放开我的手臂。

    “我已经把它丢了。既然没人喜欢,干嘛留着?”

    “不会吧,琪琪。丢哪了,我赶紧去捡。”

    “丢我房间里。”

    “你……”齐正哲转忧为喜,“琪琪,我不能接受的是,既然对我有一股魔力,我也心甘情愿地被这股魔力吸引,为什么你要有这么一段过往?这段过往等于直接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啊,而且这么突然,这么防不胜防。”

    “这么一段过往我怎么好跟你说?我预计到等我和你说明的时候你是会受到一点伤害,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伤心。对不起,哥。”

    “会没事的,你不要总说对不起。有一个对我这么有魔力的妹妹也很不错。”齐正哲自嘲般地笑了笑。

    那个晚上我们走了很多路,谈得比较多。后来我想起来了,对我用“魔力”这个词的是齐正礼。我似乎更能理解齐正礼为什么说牢狱是净化心灵的好地方了。

    齐正哲这两个多月承受的就是这种折磨。

    没有和齐正哲的这番谈话,我会觉得他过于夸张了,我会怀疑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可有了这番谈话,我信了。

    再结合齐正礼醉酒时候的痛苦状况以及醉酒时对我做出的行为,促使我想到一点:这种所谓的魔力会不会也和我中指上的肉戒有关?

    否则,像齐正礼,那么帅气俊秀,有多少少女对他眉目传情,他怎么还会对我这个话都不想多说一句的人情有独钟?

    但是,我又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样的肉戒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好比是一幅画作的败笔,不仅不能增添艺术性,反而降低作品的艺术品位,哪还能给我增添什么魔力?

    应该是亲密无间的相处惹的祸。或者,是我没有去顾忌这些,只是想着自己心有所属,任何人的任何行为都不会改变我的心性,却从没思考过会给对方带去什么影响。

    像齐正礼,虽说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有共同语言,可毕竟同桌五年,又同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可谓生活学习都在一起,产生好感亦在情理之中;像齐正哲,他虽不擅言辞,前后七年的接送,风里雨里的,是冷血动物也要变成热血动物。

    所谓的魔力便源于这种相处吧。

    我们后来谈得很愉快。一声“哥”似乎把齐正哲心中的结融化了。我将打算去华安找哥的想法告诉他,他不仅没有反对,反而说如果有时间要陪我一起去。

    “知道我为什么赞成你去找你的起航哥吗?”

    “为什么?”

    “你找到了起航哥,我说不定还有希望;你不去找,我一辈子都没有希望。”

    我忽然想起鲁迅先生说过的一句话:绝望之于虚妄,正与希望相同。莫非齐正哲也是这种心理?

    “你不会祈祷起航哥有了心仪的对象或者早已把我忘得一干二净吧?”我揶揄道。

    “你怎么可以把你哥想得这么坏?别理解错了,我说的这个哥是指我。琪琪,你不见郑启航,势必一辈子不安心,那为什么我不支持你去找他呢?按你说的,你知道他的去处,他不知道你的去处,所以,只有你去找他。再说,我说句你不高兴的话,他有心仪的对象或把童话般的童年忘记也不是没有可能。”

    “是啊,我担心的也是这个,”我黯然神伤,“所以我才想到要去找他。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

    “时间的腐蚀性是最强的。”

    “对,再好的钢材也禁不住时间的腐蚀。”

    我也建议齐正哲尝试去接触其他女性。要知道,街上,喜欢齐正哲的女孩一只手数不过来。

    “还一只手数不过来?我看一个都没有,原本我还以为有一个的,”齐正哲的话酸酸的。

    “我不说A,B,C,D,E,”A,B,C,D,E都是我熟悉的曾经或现今依然喜欢齐正哲的女孩子,“彩虹姐你总不能否认吧?”

    “人家可是名花有主。”

    “齐正哲,再在我面前这么虚假,我可就不称呼你哥了。”

    “琪琪你不是不知道,彩虹姐和余银山谈了四五年了。”

    “这种话你也不要说,哥你不是不清楚彩虹姐为什么迟迟不答应余银山的求婚,他们谈四五年还不是因为你吗?”

    齐正哲沉默不语。

    我们走向广场。路灯已经熄了,所幸月光明亮,一切都还看得清。广场上除了几对和我们一样的年轻男女,已经没有别人。

    忽然记起李秀丽和余留寿,听说李秀丽已经怀孕了,余留寿则还在外面飘。

    “你还记得彩虹姐二十岁生日那天吗?你带我去她家,那时候我就感觉到彩虹姐真正喜欢的是你。我考上中专请大家吃饭,特意叫彩虹姐带余银山来,她只带了余冬荣来,而且饭桌上的一些议论也都表明她……”

    “不用说了,这些我都知道,”齐正哲打断我的话。

    “你别误解,我并不是要推你出去的意思。我们之间的疙瘩不是已经解开了吗?”

    “我没误解你。我只是觉得这男女之情着实是一个折磨人的东西。”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这高深的东西我不懂,可是我有直接的感触,你看,你从十二岁起暗恋你的起航哥,他无知无觉;我默默地在你身边看着你长大,你又无知无觉;齐彩虹对我有情有义,可我却没能珍惜;余银山那么喜欢齐彩虹,齐彩虹喜欢的却是我。你说,折磨人不?”

    “你现在珍惜还来得及。彩虹姐应该适合你。”齐正哲的感触或许是世间大多数人的感触吧。

    “鬼知道呢。”

    我估摸着我们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让我们诧异的是,齐彩虹还在服装店里。她似乎一直等在店门口,看见我们,她径直向我们走来。

    “真的好浪漫呀,去哪约会了?这么晚回来。”齐彩虹笑着说。

    “彩虹姐误会了。我和齐正哲走了一下,说了一些事。这么晚还有生意吗?”我下意识和齐正哲拉开了距离。

    “别不好意思。约会也正常呀。某人期期艾艾两个多月不就是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吗?”

    “你看你看,越说越远了。”

    “我和琪琪商定找个时间去华安帮她找起航哥。”齐正哲说。要说齐正哲是个聪明人,他这句话可以彻底澄清齐彩虹的误解。

    “我的事齐正哲应该和彩虹姐说了吧?”我这是明知故问。

    “原来是商定这个事啊。这是好事啊,要不要我一起去?我还没有去过华安呢。”

    “好啊好啊,人多力量大,华安可是个很大的城市。是地级市。找人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凑到那么好的时间。”齐正哲说。

    “我随时都可以去。琪琪,看我怎么帮你找到你的起航哥。”齐彩虹很亲热地搂着我的肩说。

    “谢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遇见你是冤还是缘345》,方便以后阅读遇见你是冤还是缘第345章 珺琪往事五二——感情折磨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遇见你是冤还是缘345并对遇见你是冤还是缘第345章 珺琪往事五二——感情折磨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遇见你是冤还是缘345。
亿万先生mr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