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我没有这样恶毒的奶奶

    看着她那心急火燎的样子,黎浩南不由摇摇头,他想,这下她肯定是不会再多睡了。

    “妈,你别再去折腾了,不如一会吃完饭,我陪你去附近的街心花园走走吧。”

    刘碧婷折回身,沉着脸,大声道:“我以后一定不要这样一直睡了,真的老了很多。”

    “对,你应该多参与锻炼,身体健康了,你的容貌才会永葆青春。”

    刘碧婷没有反对,又添了一碗饭,认真地吃起来,她这是打算重新振作了。

    看到她这样,黎浩南的唇角有了一丝笑意。

    脑海中突然闪过舒心的脸,令他的笑容瞬间消失,微微甩头,想要把她的影像甩出去,让自己的心情好过些。

    吃罢饭,黎浩南把碗筷麻利地收拾好,然后陪着刘碧婷出了门。

    虽然两个人是被豪门赶出来的,但也应了那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刘碧婷身依然穿着价值不菲的衣服,走在路上,气质独特,谁都看不出她是已经五十多岁的女人,倒觉得她风姿绰约,非常美丽。

    黎浩南自然就更不必说,五官深刻有型,双眸炯炯有神,一点也看不出落魄样。

    两个人在街心公园闲逛。

    夏日傍晚的公园内有不少饭后来消食的人们,老老少少,成群结队。

    老人们随着音乐跳起了广场舞,舞姿谈不上优美,重在参与和锻炼。

    小朋友们则在大人的陪同下,玩着公园的健身器材,笑容写在他们的脸上。

    刘碧婷和黎浩南并肩而行,有认识的邻居,两个人还是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大多时候,刘碧婷则是目不斜视,保持一种高贵的姿态。

    这时候,一个小朋友的身影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

    那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有大大的眼睛,柔软的头发,他跑过来是因为他看到了另一边有一只可爱的小兔子,他想去和兔子玩儿。

    小男孩儿大概是和自己的奶奶一起来的,那老太太追在后面,冲那小孩子喊道:“小豆,你跑什么跑啊,奶奶都追不上了。”

    “奶奶,这儿有只小兔子,好可爱,我要小兔子。”

    “要什么要,多脏啊,我养你就够累了,我可不想再养兔子。”

    啪啦啪啦……

    祖孙俩的对话吸引了刘碧婷,她竟然听得津津有味,黎浩南则在东张西望,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潜在的客户。

    “阿南,我记得你也有个儿子吧?那孩子叫什么来着?”

    “小豆丁。”

    “怎么取这么个名字,真难听,他妈也太随意了吧。”

    刘碧婷不由批评起这个名字来。

    “妈,我去那儿看看,你自己走会儿吧。”

    黎浩南发现了一位熟人,打算从那打开缺口。

    “哎,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跑什么?”刘碧婷在后面朝他喊。

    但黎浩南却充耳不闻,还是去找他的客源去了。

    刘碧婷又逛了会,心中有了主意,她一定要去看看自己都没怎么见面的孙子,叫什么小豆丁的孩子。

    她要好好批评批评舒心,怎么给孩子取的名,也不能好听点儿。

    “我问你,那孩子在哪儿上幼儿园?我想去看看他。”

    “你想去看谁?”

    黎浩南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只著体恤休闲长裤,正在认真填写他新签的一份保险合约。

    “看你的儿子。我的孙子啊。”刘碧婷一边折着刚晒好的衣服,对黎浩南道。

    黎浩南这才想起来,的确是,他要是再不去看看孩子,怕以后孩子都要叫别人爸爸了,那可不行。

    “妈,你说得对,你得帮我说服舒心,叫她要轻易改嫁。不然的话,小豆丁以后就得管别的男人叫爸爸了!”

    “什么?那女人要改嫁?她凭什么带着你的儿子,我的孙子改嫁?不行,我明天就去把孩子要回来,不能让她带着他一起改嫁。”

    刘碧婷听到风就是雨,一张老来俏的脸尽是怒气。

    “妈,你先冷静一下,我只是这么一说,你就真的要找舒心算账了,当初可是你主动放弃小豆丁的。”

    “我为什么要放弃,还不是为了你。为了能让你娶一个可以门当户对的媳妇儿。”

    “妈,瞧你说的那话,舒心有什么不好?我们现在不也只是普通人了。”

    “哼,再普通。也强过她,我就是看她不顺眼。怎么样?”

    老太太耍起横来,真是无人能及。

    黎浩南一时无语,只好继续埋头去填写保险单。

    到最后,刘碧婷逼着黎浩南把孩子上幼儿园的地址和名称写给了自己,就打算明天下午直接到幼儿园去接孩子,要是舒心不同意,她就扯着老脸跟她吵。让她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打定了主意,刘碧婷脸上是得意的表情。

    舒心那天下班后就打着雨伞去接小豆丁。

    孩子很可爱,见到妈妈拿着伞来接自己,就等在屋檐下不乱跑,一只手还牵着年轻老师的手。

    看到舒心时,他就大声地叫唤:“妈妈,我在这儿。”

    因为是夏季,孩子穿着小背带短裤,里面是白衬衫,没有打领结,否则就可以直接上台表演了。

    孩子的脸色很好看,红润润的,像桃花花瓣的颜色,粉嫩嫩的,眼睛大而明亮,蘑菇头很适合他,顶在头顶上,发质柔软黑亮。

    舒心把孩子接过来牵在手上,便往外面走,并且尽量让伞可以遮住孩子,不让雨水把他淋湿了。

    刘碧婷也打着一把大花伞,身上是洋气的长裤和复古对襟短袖,这样的穿着让她看起来不过四十岁左右的模样,完全没有六十岁老人应有的老态。

    她的皮肤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也是水当当,粉嫩嫩的,并不比真正四十几岁的女人差。

    当她看到舒心牵着个小男孩出来时,刘碧婷便开口叫住了她:“舒心!”

    舒心一惊,总觉得这声音带着一种压迫感,像是某个不太令她心里舒服的人在叫自己。

    她抬头,便看到了打着花伞的刘碧婷,心中咯登一声,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小豆丁也看到了刘碧婷,不由出声道:“妈妈,那个阿姨是谁?”

    好吧,这孩子没什么眼光,他也没有真正和刘碧婷有什么接触,把自己的奶奶认成是阿姨,总好过把姐姐认成奶奶要好得多,至少是把人往年轻的方向带嘛。

    舒心只好蹲下身来跟他解释:“小豆丁,妈妈教你识字的时候说过,爸爸的妈妈,你应该叫什么啊?”

    小豆丁歪着小脑袋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大声的,脆脆地道:“奶奶!”

    “对,你说的那位阿姨可不是真的阿姨,她是奶奶,你的亲奶奶,爸爸的妈妈。”

    舒心这么跟孩子解释道。

    孩子不由露出了怀疑的目光,不由道:“妈妈,我有奶奶吗?”

    “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你怎么会没奶奶?快,来奶奶这儿。”

    刘碧婷说着已经走了过来,伸手要抱孩子,但小豆丁马上躲到舒心身后,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来看着眼前的女子,然后再次问:“妈妈,我真有奶奶吗?为什么你以前都没跟我说过?”

    “舒心,这就是你教的孩子吧?瞧你教成了什么样?你是不是跟他说,我这个做***已经死了?瞧你多恶毒!”

    “你才恶毒,你就是白雪公主里的老巫婆!”

    小豆丁不久前才听妈妈讲过白雪公主的故事,对里面的巫婆皇后印象很深刻。

    现在听到对面这个老女人对自己的妈妈凶巴巴的,他就把这个形象贴切地用在了刘碧婷的身上。

    那刘碧婷怒瞪了一会儿孩子,也不去责怪他,只把枪口对准舒心:“瞧瞧,这孩子都说的什么?把我当老巫婆了,我问你,我哪点儿像巫婆,是不是你妈妈这么跟你说的?”

    刘碧婷瞪着眼睛看着小豆丁。

    孩子也不示弱,梗着脖子:“不是的,我妈妈才没有教我,我就觉得你像。”

    “小豆丁,别那么没礼貌,她是你奶奶。”

    “她不是,我没有这样恶毒的奶奶。”

    小豆丁急急争辩,换来的却是舒心一怒之下的一巴掌。

    孩子太小,不懂大人为什么发火,挨了那一耳光后,他就大声地哭了出来。

    刘碧婷见舒心发火,她更有理由说了,马上把孩子拉到自己的身边,抱在手上,任凭其挣扎也不放手,并对舒心恨恨道:“舒心,你对孩子这么粗暴无礼,我可不能把他交给你,打坏了怎么办?他可是我们黎家长孙,打坏了你赔得起吗?”

    刘碧婷的无理取闹让舒心实在有些吃不消。

    对方是长辈,这里又是公共场合,也不能和她大吵大闹,就是这样打孩子已经引来了不少关注的目光。

    舒心不想再引人这样关注,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人把刘碧婷给劝走。

    反正自己跟她说什么都是错的,她就是不喜欢她,那么唯一可以把她带走的就只有黎浩南了。

    舒心马上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黎浩南。

    此时的黎浩南还在忙着给客户介绍保险,刚好跟客户达成了签约协议,黎浩南将电话打了过去。

    “舒心,你找我什么事?”

    “你到蓝精灵幼儿园门口来把你妈妈带走吧,她在这儿跟我闹得不可开交呢。”

    “好。我知道了。”

    黎浩南说罢,挂了电话,跟客户道了声再见,就离开那间咖啡厅,然后打的朝蓝精灵幼儿园去。

    路上塞车严重,走走停停,到达幼儿园门口的时候,人都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

    舒心和刘碧婷还有小豆丁也已不见。

    黎浩南只好再打电话,才听说是刘碧婷为了哄孩子。把他带到了附近的洋快餐店,让舒心去给孩子买吃的。

    舒心不同意,刘碧婷就朝她吼:“你是不是要让我这个挣不了钱的老太婆出啊?你忍心吗?你就是个恶毒的女人!”

    小豆丁也在一旁可怜巴巴道:“妈妈,我想吃薯条,我就吃一包,可以吗?”

    说得多辛酸,多寒碜,就好像她这个当妈的真的虐待他似的。

    没办法,舒心只好去给小豆丁买薯条,又给刘碧婷买了可乐,免得大家坐在那儿无事可做。还尴尬。

    没想到把可乐递给刘碧婷,她瞟了一眼道:“我不要可乐,我要热果珍。”

    舒心很想发火,你不要你早说啊。不过想想自己也没问她,是自作主张的。所以也不能冲她发火。

    舒心只好起身重新给她买热果珍,然后就接到了黎浩南的电话。

    跟他说了是在附近的快餐店,黎浩南便挂断电话找到了这里。

    “舒心,妈呢?小豆丁呢?”

    “在那儿呢。”

    一家人算是团聚了,但是气氛却相当不和谐。

    “舒心,既然你把阿南给叫到这儿来,我就当着你们的面儿说清楚。孩子呢是姓黎的,所以不能全由舒心一个人带着。他现在小,你就教她不认我这个奶奶,那怎么成?我要让他跟我生活在一起。”

    刘碧婷蛮横道。

    舒心坐在一旁不说话,黎浩南看她一眼,便嗔怪起刘碧婷来:“妈,小豆丁一直都是舒心在带着的,你什么时候去管过这孩子呢?你这会儿要把他们母子俩分开,说得过去吗?”

    “那我可不管,反正我是孩子的奶奶,我总有看孩子的探视权吧?再说,你们离婚协议上可是写得很清楚,舒心只是抚养孩子到十八岁,并没有说孩子的抚养权在她的手上。”

    这是事实,因为当时律师的考量是,舒心的经济状况不如黎浩南,所以抚养权是在黎浩南手上的,但因为孩子还小,所以暂且由舒心抚养,由黎浩南出生活费。

    现在刘碧婷打算收回舒心的抚养权,舒心自然也不同意。

    “妈、”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伯母。”

    “我也不是你伯母。”

    刘碧婷算是跟舒心杠上了,不拿正眼看她,还一副颐指气使的高贵模样。

    舒心真是被惹急了,干脆道:“那好,刘女士,孩子该不该由我来抚养,也不是你说了算,如果真要打官司,现在法律还不一定会把孩子判给谁抚养呢。

    你刚才不是也说连一包薯条钱都不愿意出吗?那你干嘛还要把小豆丁带到你那儿去抚养?你以为养孩子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209》,方便以后阅读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第209章 我没有这样恶毒的奶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209并对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第209章 我没有这样恶毒的奶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209。
亿万先生mr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