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出血的孙大美

    “不行了........................唔........................嗯........................啊........................啊........................快用力........................里面........................啊........................!”

    孙大美的肉洞突然的缩紧起来,剧烈蠕动着,最后,一股浓浓的烫烫的热流对着于归农的***直射出来,浇的于归农的***上面酥麻不堪,于归农急忙快速的用力狠捣了十几下,只觉腰眼一酸,同样一股子热流喷薄了出来。

    孙大美叫道:

    “到了........................嗯.........................喷了..............归农...................我下边有点疼..........................!”

    感受到于归农的火热滚烫,孙大美又是一阵抽搐,红肿的洞口不时的闭合收缩着,那呻吟声最后已经变成了惨叫了,最后孙大美瘫痪般的趴在舞台边缘那里,闭着双目大声的娇喘息息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道畛:

    “归农...........我怎么感觉.................感觉一股子.............一股子的............热乎乎的..........我有点冷!”

    于归农趴在孙大美的腰部,忽然问道一股子腥臊,他因为是孙大美的喷薄和自己浑浊的味道,可是那味道又有点熟悉,好像是血,于归农忽然打了个激灵,一下子赶紧拿过手机打开亮光照过去。

    只见孙大美的两腿之间,竟然全是红白相见的粘稠物,孙大美的下身,隐隐有血迹还在向外翻涌,于归农害怕极了,赶紧去拉孙大美,这时孙大美紧闭着双眼,没了声音,于归农去摸她的脉搏,很弱,几乎都要摸不到了钕。

    于归农是真的急了,吓坏了,从来都没听说过干活干到这份上的,但是于归农转念又一想,这孙大美本就是淖弱身子,加上前段时间的手术刚好,肯定是动弹到了哪里,于归农想着,赶紧提上裤子,小心的把自己的衣服盖在孙大美的身上。

    那旗袍现在肯定是套不回去了,而且还有血迹在,于归农万万是不能给孙大美穿上的,唯有自己的衣裳给孙大美披着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救人要紧,于归农一面拨手机叫急救车,一面去掐孙大美的人中,希望有一些效果。

    可是孙大美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于归农把她的人中掐的都已经红肿了,她也没有醒过来,于归农又给古云凤和古云凰两姐妹打手机,希望她们能过来,这两姐妹一接到于归农的手机马上就找了大宝。

    眼下等救护车似乎来不及了,古云凤带着一床被子和被单,把孙大美裹在里面就抬着送到了车上,大宝拉着她们直奔医院,这中间谁都没有说话,看着光裸的孙大美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于归农的脸色铁青,说不出是吓的还是悔的。

    于归农让孙大美躺在自己的腿上,古云凰伸过一只手去拉于归农的手,她感觉到于归农的手冰凉还在颤抖,显然于归农也吓的够呛,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孙大美身下的被子不一会儿,就被血水染透了,于归农看着眼睛都红了。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于归农感觉孙大美的身子都凉了,孙大美被送到抢救室,于归农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哆嗦着点烟,可是因为手抖的厉害,怎么也点不着,古云凤默默的接过打火机,给于归农点上,于归农吸了一口就蹲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儿,大夫出来,眼神非常怪异的,看了看满身是血的于归农,说道:

    “情况非常不好,她腹部做过手术,腹壁非常薄,来的时候又大量出血,现在需要输血,家属做好心理准备,而且费用很大!”

    “费用不是问题,请尽全力医治!”古云凤说道。

    “她是A型血,现在血库里的血不足,输血怕是得等上一段时间!”大夫又说道。

    “用我的!”于归农说道。

    “你跟我去验血吧!”大夫带着于归农走了。

    古云凰陪着于归农,古云凤守在抢救室门口,大宝早就开车回村里去取钱了,大宝也是第一次见都那么多的血,回去的时候车里都是血腥味,大宝是被临时叫来的,并不清楚什么事情,但是看到孙大美流了那么多血,大宝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于归农被带去抽血,本来最大的限度就是四百,但是因为从其他医院调血来不及,于归农坚持下又抽了不少,毕竟救人要紧,大夫也没太按照规章制度,于归农从采血站出来的时候都晃悠了,古云凰小心翼翼的扶着于归农。

    回到急救室门口,于归农的脸色苍白,三个人都沉默着,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于归农内疚,后悔自己为了一时之欢,将孙大美搞到这个地步,那两姐妹想安慰于归农,可是又找不到话,唯恐触了于归农的霉头。

    郝颖和葛花跟着大宝的车急急的赶来,郝颖看到于归农一身的血,蹲坐在急救室门口,葛花一向都是大喇叭,上来就问: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怎么突然就出血了呢?是不是抻着了,就是抻着也不会这样啊!”

    葛花的话像刀尖一样扎进于归农的心里,这可真是哪痛,她戳哪儿,古云凰在一旁给葛花打眼色,谁知道葛花光顾着着急了,并不去看古云凰,古云凰那个急啊,于归农听完葛花的话,把头底下,用手使劲的捶打,他后悔自己的混账。

    葛花看着于归农这个架势,就更加的着急了,她还要继续问,被郝颖拉住了,郝颖看到了古云凰递的眼色,也注意到了于归农的不正常,马上不让葛花再说了,葛花也感觉到气氛不对了,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人觉得心都要麻了一样,于归农身边一地的烟头儿,古云凰不停的握着他的手,希望给他点温暖,这个时候抢救室的门开了,大夫一身鲜血,那样子看起来有些狰狞。

    于归农忽然觉得脚软,怕听到不好的消息,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起身,刚刚输出那么多的血,加上本来就紧张,于归农脚下一软,差点跪下,好在古云凰在一旁照应,大宝的反应也快,一把拉住他。

    大夫一看这架势,赶紧说道:

    “好在送来的及时,输血后缝合了,没什么大问题了,不过要注意啊,这次的事情是个教训,年轻人,不能光图着自己快活,你媳妇毕竟属于高创伤恢复期!”

    于归农一听说孙大美的命保住了,精神一松,长出了一口气,接着眼睛一翻,人就倒了下去,大宝和古云凰吓了一跳,忙找人把于归农也安排到了病房里,于归农失血过多,又受到惊吓,这一下子算是彻底放松的晕过去了。

    趁着于归农晕了,古云凤和古云凰两姐妹才把事情告诉郝颖和葛花,葛花惊讶的问道:

    “这干活儿也能干出人命啊?”

    “于归农这次,怕是干大过劲儿,给孙大美干穿了!”古云凤说道。

    “咋还能干穿呢?又不是刀子?”葛花纳闷道。

    “于归农那玩意你还不知道啊,又大又长的,刚才大夫不也说了嘛,孙大美这不是那里面受伤了,什么腹壁薄嘛,之前没好立正,估计这次让于归农直接给干开了!”古云凤说道。

    “行了,都小声点吧,行了也别问他了,看他的样子他这次也吓的不轻,这事儿回头谁都别提了,别再给他留下阴影!”郝颖开口说道。

    几个女人都不吱声了,大宝也算听明白怎么回事儿了,大宝也吓够呛,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玩意还有干成这样儿的,大宝暗自庆幸,好在于归农的反应快,不然换了自己估计当时就得吓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村官:艳满杏花村》,方便以后阅读村官:艳满杏花村大出血的孙大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村官:艳满杏花村并对村官:艳满杏花村大出血的孙大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村官:艳满杏花村。
亿万先生mr005